库尔德油气投资环境分析及投资策略建议(下)

[《国际石油经济》2017年第6期], 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办公厅 杨智勇 中国石化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 张爱国 发布于 2017/10/16


伊拉克库尔德地区油气资源丰富,2016年该地区(含基尔库克)主要油田石油产量约60万桶/日,但油气市场发展受制于基础设施瓶颈。2002年以来,库尔德地区政府与外国投资者共签订产品分成合同50多份。2006年以后大量石油公司涌入,这些石油公司面临两个最为棘手的问题,一是储量缩水严重;二是欠款回收困难。当前库尔德地区政治、经济、安全形势依然严峻,但政府正采取措施改善投资环境,吸引国外油气投资。建议我国石油企业积极寻找库尔德上游投资机会,尽量与大公司合作开拓库尔德油气市场,做好政治风险的防范和规避,多措并举提高账款回收率。

3 库尔德油气投资宏观环境

当前库尔德地区政治局势仍然不稳,经济危机依然严重,安全形势依然严峻,外部环境依然复杂多变,与此同时,地方政府正采取各种措施改善投资环境,吸引国外油气投资。

3.1 库尔德油气投资环境仍然复杂多变

3.1.1 内部政治局势仍然不稳

争取地区独立、重新启动议会和解决各政党之间的重重矛盾,是库尔德地区当前需要解决的主要政治问题。长期以来,库尔德地区政府一直在谋求独立。库尔德是伊拉克的自治区,在伊拉克议会拥有一定席位,许多政治事务都要经过伊拉克议会批准。近两年库尔德地区政府一直在积极推动独立公投,但由于各党派意见难以达成一致,独立公投仍在酝酿之中。

基尔库克归属问题也是库区政府与伊拉克中央政府矛盾的集中体现。以库尔德人居多的基尔库克省长期谋求加入库尔德地区。在将极端组织赶出基尔库克后,库尔德军队控制了该省。20173月,该省议会批准政府大楼可悬挂库尔德地区的旗帜,4月,该省议会批准了开展加入库尔德地区的独立公投。基尔库克是伊拉克产油大省,石油产量约45万桶/日,其中15万桶石油由隶属于中央政府的北部石油公司生产,另有30万桶/日的产量目前由库尔德政府控制。因此,基尔库克独立将极大地触动中央政府的利益。如何解决好基尔库克石油的归属问题是库尔德政府和中央政府矛盾的关键所在,也关系着基尔库克独立公投的成功。

20158月,库尔德民主党(PDK)领导人、总统巴尔扎尼拒绝卸任总统,遭到反对党库尔德爱国联盟党(PUK)和高兰党(Gorran)的抵制和指责。对此,巴尔扎尼撤销了内阁中4名高兰党成员的职务,并要求高兰党发言人不得进入首都埃尔比勒,库尔德议会从此解散。虽然库尔德三大政党对于独立公投、重启议会有着共同的要求,但由于他们的利益诉求各异,矛盾颇深,政治乱局一时难以化解,库尔德独立公投遇阻。

3.1.2 财政危机仍然严重

长期与极端组织IS作战,以及难民涌入,导致地区人口增加了28%,加之伊拉克中央政府不能及时拨付财政预算资金,库尔德政府面临严重的财政问题,拖欠公职人员工资的现象严重,各地多次发生因拖欠工资而引发的集会和游行事件。

2014年之前,库尔德曾与中央政府达成协议,库尔德的石油收入归中央政府,中央政府每年将财政预算的17%分配给库尔德。但2014年后中央政府中断了对库尔德的财政拨款,因而库尔德政府宣布独立出口油气,独立支配石油出口收入,逐渐实现了经济独立。但有限的石油出口收入既要应对持续的战争,还要应对政府其他支出以及归还石油公司欠款,库尔德财政危机仍然比较严重。

腐败问题严重也是造成库尔德政府经济危机的一个重要原因。民众认为,库尔德许多项目存在不透明甚至暗箱操作的现象。总统巴尔扎尼多个亲戚在内阁重要位置任职,其侄子任库尔德总理,巴尔扎尼以及库尔德爱国联盟党领导人塔拉巴尼两大家族控制着大约70亿美元的商业。政商合一问题突出,官员腐败现象严重,近两年多个政府高官涉入腐败案件,例如20164月库尔德中央银行副经理因腐败被判刑,201610月,前自然资源部长哈里米因其妻子卷入黑市售油案遭到解职,等等。

3.1.3 与中央政府和邻国关系错综复杂

除了伊拉克中央政府,对库尔德局势影响较大的周边国家包括土耳其、伊朗。库尔德独立势必会遇到来自伊拉克中央政府的阻力,但中央政府在基尔库克地区的石油生产和出口也受到库尔德地区政府的制约。

土耳其历史上一直反对库尔德建国。当前库尔德的石油出口受制于土耳其,唯一的石油出口管道经过土耳其抵达港口。土耳其在库尔德也有较大的利益,土耳其的能源公司是库尔德地区的主要作业者。

伊朗作为什叶派伊斯兰国家,更倾向于支持同为什叶派的伊拉克中央政府,近期伊朗与伊拉克在未与库尔德协商的情况下签订了在伊朗和基尔库克建设输油管道的备忘录,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这种关系。

此外,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和俄罗斯石油公司都参与了库尔德地区的石油交易,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等多家公司也在库尔德从事勘探开发业务。与周边及相关国家错综复杂的关系,提升了库尔德地区油气投资的风险。

3.1.4 安全局势仍然严峻

虽然在多国共同努力下,极端组织IS的势力范围正在缩小,但其仍在库尔德周边的伊拉克北部地区负隅顽抗。未来恐怖势力活动将趋向分散化、隐蔽化发展,库尔德地区的安全形势仍然不容乐观。

3.2 库尔德政府采取措施改善油气投资环境

为改善地区油气投资环境,库尔德政府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政治上,根据法律规定,2017年是议会选举年,巴尔扎尼宣称将在2017年尽快恢复议会;目前库尔德民主党与库尔德爱国联盟党已达成共识,正在争取高兰党的支持。经济上,2016年库尔德政府发布改革和现代化路线图,主要内容包括:削减政府公职人员,发展农业、旅游、工业等多元化经济等。另一方面,政府在积极归还石油公司欠款,根据欠款偿还机制,政府每月将归还此前欠款的5%20173月份DNO、海湾拱心石等公司都宣布已收到了201610月份的部分欠款。政府还积极采取措施解决腐败问题,与德勤和安永公司分别签订了协议,加强对石油收入和支出的审计。上述措施的实施,使库尔德油气投资环境趋向好转。

4 对在库尔德进行油气投资的策略建议

总的来看,库尔德拥有丰富的油气资源以及较为有利的合作制度,议会将重新启动,独立公投正在酝酿中,经济发展路线图正在实施,打击腐败力度加大,政治、经济形势也发生了较大改变。与此同时,库尔德面临着油气资源品位低于预期、政局不稳、安全形势严峻等问题,针对以上问题,对我国石油企业开展库尔德油气投资,建议如下。

4.1 积极寻找上游投资机会,努力实现规模化发展

库尔德虽然资源丰富,但面临政局动荡、安全形势严峻等问题,尤其是伊拉克并不支持库尔德独立开发油气,如果外国石油公司选择在库尔德投资,则有可能失去伊拉克市场。但风险与收益并存,当前库尔德局势令许多西方大石油公司望而却步,这为我国石油公司进入库尔德市场提供了机会。

持续的低油价以及库尔德地区政府的欠账问题,使许多融资能力弱的小型石油公司面临现金流断裂的风险,对此,它们通过出售股权的方式维持正常经营。2017年库尔德政府拟推出20个区块进行招标。建议通过收购小型石油公司或参与库尔德油气区块招标的方式来开拓库尔德市场。

实践表明,在获取审批以及欠账回收过程中,那些规模较大的石油公司例如土耳其通用能源公司、挪威DNO公司、英国海湾拱心石公司等往往能够获得政府较大的照顾。对于那些已在库尔德立足的中国石油公司例如中国石化等,应抓住机遇,精选投资目标,进一步扩大在库尔德的市场份额,以实现规模效益。

4.2 通过与大公司合作开拓库尔德油气市场

库尔德地区的许多石油公司例如俄罗斯天然气石油公司、土耳其通用能源公司、美国埃克森美孚公司等都有较强的政府背景,这些公司所属国家与库尔德的关系较为密切,因此,他们在库尔德的利益往往会受到当地政府的特别保护。与这些公司合作,能够减少独立开拓库尔德市场所遇到的阻力和困难。

建议首先要重视与埃克森美孚在库尔德的合作,因为埃克森美孚前总裁蒂勒森目前是美国国务卿,该公司在库尔德地区的举动很大程度上会反映美国对库尔德地区的政策和态度。其次,要重视加强与土耳其通用能源公司的合作,该公司在库尔德的权益会受到库尔德政府的特别重视,因为目前过境土耳其的管线是库尔德石油的主要出口通道。再次,要重视加强与该地区规模较大的公司例如挪威DNO、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以及英国海湾拱心石等公司的合作。

4.3 重视库尔德天然气及炼化市场的开拓

库尔德拥有较为丰富的天然气资源,但由于缺乏管道、天然气处理厂等基础设施,天然气利用程度较低,目前天然气主要用作化工厂原料,民用燃气市场较小,未来发展潜力较大。库尔德对石油管道建设的需求也较为迫切。目前大部分的石油通过土耳其的杰伊汉港口出口,很容易受到与土耳其关系的影响,因此库尔德政府努力要实现石油出口多元化,筹划通过建设库尔德至伊朗的输油管道,使部分石油从伊朗出口。可见在油气管道建设方面库尔德仍存在大量机会,我国相关企业应积极寻找和发现投资机会。

在炼厂建设方面,目前库尔德地区仅有两座炼厂,每日仅处理原油8万桶,相比其目前近90万桶/日的原油生产能力,境内原油处理能力明显偏弱,因此库尔德地区尤其是基尔库克地区炼厂建设的要求较为强烈。我国石化建设企业应积极关注此类投资机会,可通过直接提供设计、施工等服务的方式参与其炼厂建设,也可通过与其政府或有关企业合作采取收益分成的方式实现投资。

4.4 采取合理方式解决投资争议

经验表明,参与库尔德地区油气合作的企业,应尽量以友好协商的方式解决在库尔德地区发生的投资争议,否则后续投资会面临更大障碍。例如2016年,阿联酋达纳天然气公司针对库尔德政府未及时付款向英国仲裁机构提起了仲裁申请,并于2017年获得了仲裁庭的赔偿支持。库尔德自然资源部长对此公开表达了不满,认为这种方式无助于争议解决,而且会对该公司的后续发展带来不利影响。该案例也表明,在极端的情况下,例如在准备退出库尔德市场时,石油公司也可采取仲裁的方式解决与库尔德政府之间的争议。

4.5 采取积极措施,做好政治风险的防范和规避

当前,在库尔德投资面临的最大风险是政治风险,例如库尔德与中央政府之间在基尔库克归属和库尔德独立问题上分歧较大,库尔德石油出口严重受制于土耳其,极端分子的威胁仍存等,都会对库尔德石油投资带来极大的不确定性影响。

建议通过购买保险的方式来防范和规避政治风险。一是投保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简称中国信保)的海外投资险,其承保范围主要包括征收、汇兑限制、战争及政治暴乱、政府违约等4方面。二是投保多边投资担保机构——世界银行集团下属的多边投资担保机构(MIGA),该机构的宗旨是向外国私人投资者提供政治风险担保,包括征收风险、货币转移限制、违约、战争和内乱风险担保等。我国油气企业可根据自身情况选择投相应的险种或保险机构。

4.6 多措并举提高账款回收率,降低坏账损失

当前在库尔德的石油公司普遍面临欠款回收难的问题,虽然库尔德制订了每月偿还5%的欠款补偿机制,库尔德政府也开始执行该机制,但是否能够持续履行仍需看财政收入和其他方面支出的情况。

在库尔德开展油气投资的中国石油公司一方面应派专人加强与库尔德政府相关部门的沟通和协调,以便获得欠款的优先偿还;同时可采用以新合同定金抵扣欠款的方式,提高账款回收率。由于库尔德合同下多个定金例如能力建设付款、培训费、签字定金等额度都是可协商的,石油公司可在签订新的合同时,要求政府通过降低以上定金的方式来提高项目的整体收益水平。

注释:

①阿瓦纳油田为基尔库克(Kirkuk)油田的一部分,由于资料来源不同,下文采用不同的表述。

②这一数据是按照公司作业量累加计算出的,与上文伍德麦肯兹按照油田具体产量累加得出的60万桶/日数据相差较大。保留两个数据以供参考。

参考文献:

[1]IHS Energy. Halt of Iraqi North Oil Company exports adds to fiscal woes[R]. 2016.

[2]OPEC. Monthly Oil Market Report[R]. 2017.

[3]WoodMackenzie. Kurdistan-focused oil and gas companies are sufferingbut hanging on[R]. 2016.

[4]WoodMackenzie. Kurdistan Region of IraqUpstream Summary[R]. 2017.

[5]WoodMackenzie. Kurdistan upstream fiscal summary[R]. 2016.

[6]WoodMackenzie. Iraq upstream summary[R]. 2017.

[7]Iraqi Kurdistan oil revenue $1 billion per monthsource[EB/OA].[2016-11-2]. http//ekurd.net/kurdistan-oil-revenue-billion-2016-11-02.

[8]Iraqi Kurdistan oil revenue $1 billion per monthsource[EB/OA].[2016-11-2]. http//ekurd.net/kurdistan-oil-revenue-billion-2016-11-02.

[9]KRG makes new reform initiative[EB/OA].[2016-5-12]. http//www.kurdistan24.net/en/KurdistanNews.

[10]鲁东侯.库尔德油气:半自治下的困局与未来[J].能源,20165.

[11]尚艳丽.投资新热土:伊拉克库尔德地区[J].国际石油经济,20123.

© 天津科技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22 - 23532904 联系邮箱:extend@tjst.net
津ICP备05001152号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快乐8开奖结果 山东福彩群英会直播 重庆时时彩官方网站 彩票开奖 秒速赛车规律怎么找
北京快乐8为什么会输 中国正规博彩十大网站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直播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北京快乐八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