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强—弱连接”的“双轴驱动”——运营商物联网发展战略分析

[《通信企业管理》2017年第07期], 中国电信上海研究院 季鸿 发布于 2017/9/27


从“连接理论”出发,物联网是“强连接”与“弱连接”并存,因此电信运营商可构建基于“强连接”的纵轴发展与基于“弱连接”的横轴发展相结合的“双轴驱动”模式,在物联网时代,占领价值链高地。

从“连接理论”出发,物联网是“强连接”与“弱连接”并存,因此电信运营商可构建基于“强连接”的纵轴发展与基于“弱连接”的横轴发展相结合的“双轴驱动”模式,在物联网时代,占领价值链高地。

运营商物联网战略方向——重返价值链高端

在过去20余年中,信息通信业是全球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驱动力,电信运营商曾经是产业的主导者,但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蓬勃发展后,运营商业务边界萎缩,变为管道提供者,收入与利润增幅低于产业平均水平,相应占比亦逐步下降,在产业的“微笑曲线”中位于谷底。

全球的电信运营商均不甘于沉沦,纷纷谋求转型,力求重返价值链高端,重新获得较大的产业话语权。但是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时代,电信运营商的努力却被各个互联网巨头阻拦,甚至一些先发的产品也被后来居上。

物联网的出现,为运营商重返价值链高端带来了曙光。第一,物联网是一个规模巨大的市场,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发展经验表明,连接的规模越大,潜在价值越大,物联网的“物一物”、“人一物”连接规模远大于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人一人”连接规模。第二,物联网的寡头尚未形成,电信运营商有较大的辗转腾挪的空间。第三,物联网产品与网络的耦合程度相对较高,电信运营商的核心网络资源可以更深度地影响产业。第四,物联网的寡头易形成于产业上游。一般而言,产业链中的寡头易形成于解决通用需求环节,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时代,公众用户需求较通用,因此寡头形成于下游的平台、内容与应用环节;而物联网时代,企业用户需求分散,下游环节不易形成寡头,相反定位于基础服务的网络、通用平台等领域却有寡头形成的土壤,这正是运营商的优势领域。

物联网连接的双重属性——“强连接”与“弱连接”

为实现在物联网时代重返价值链高端的目标,电信运营商需要对物联网的本质进行思考,进而能够跳出既往以管道服务费为主的模式,设计出新的商业模式。

物联网的本质是连接,将世间万物通过信息网络连接后,发掘出相应的价值。关于连接,研究社会关系的美国社会学家MarkGranovetter1974年提出了“连接理论”,其将连接划分两种,一种是“强连接”,即与熟悉的对象形成高频且稳定的连接关系,例如与亲人、同学、朋友、同事等的关联;另一种是“弱连接”,即与相对陌生的对象形成偶然且不稳定的连接关系,例如找工作的时候与面试官的会面等。Granovetter在研究中发现,尽管“强连接”稳定,但连接范围有限,且连接者之间由于处在同一个“圈子”,资源较为同质化,难以提供差异化资源实现增量发展;而“弱连接”却恰恰相反,不稳定却连接范围广,连接者资源异质化特征明显,这是增量发展的基础条件。Granovetter因此发现,若需要有所突破,一般都基于“弱连接”,例如在找工作时,难以直接依靠“强连接”的对象获得有价值的机会。同时,Granovetter也发现,把握“弱连接”的机遇是一个强化连接的过程,即从低频连接向高频连接转化,从不稳定连接向稳定连接转化,例如恋爱、找工作、发掘商机莫不如此。

将“连接理论”应用到物联网领域,依照低频与高频、稳定与不稳定这两大基本特征,对于运营商而言,当前所谓的“强连接”主要是指政府、企业客户通过物联网络进行数据的采集与传输,这是高频且稳定的需求,并且是整体解决方案的价值重心,例如智能表具的自动抄表、环境监控的数据采集等。因此,对运营商而言,基于优质的网络服务实现连接规模的扩张是收入与利润总量扩张的基础方式。

当前所谓的“弱连接”则包括两个方面,一是指公众用户的物联网络服务,其需求是低频且不稳定的,数据的采集与传输是为了数据得到创新应用,而后者才是整体解决方案的价值重心,是维系连接关系存在的核心要素。例如若无对运动数据的解读、分享等,较多用户会放弃使用手环。二是指物联网生态中原先通过各类方式实现的“弱连接”,相应的连接可以通过物联网数据平台予以高频强化,并在异质资源合作的基础上形成新模式。例如,传统上4S店与售后车辆是“弱连接”,在保养维修环节有低频、不稳定的联系,而车联网数据平台的加入,可让4S店在对车辆状态了解的基础上通过提醒消息提升连接频率,通过主动关怀提升连接的稳固性,通过配件销售、金融保险等注入新业务。对运营商而言,“弱连接”是需要发掘的,“弱连接”的巩固有较强行业属性与细分特征,因此应重点关注基础平台的提供。

运营商物联网发展的“双轴驱动”模式

电信运营商传统物联网发展采用的是“单轴驱动”模式,其核心思想是面向“强连接”市场,推广管道服务。管道服务收入是其主要的收入来源,产业生态中的各类合作,运营商直接开展平台建设和提供系统集成服务,均是为了推广其管道连接服务。采用“单轴驱动”的方式,运营商依然是走通过扩大连接规模来实现收入与利润总量增长的老路,无法从价值链谷底跃出。根据Gartner的分析,在物联网价值链中,通信网络的价值占比仅有10%,而芯片模组终端占比为25%,平台、应用与集成服务占比则达到55%

基于此,运营商应把握物联网生态中强弱连接并存的特点,构建“双轴驱动”模式,全方位提升其在生态体系中的影响力,实现重返价值链高端的目标(具体如图1所示)

1  运营商物联网驱动模式的转变

纵轴发展——聚焦“强连接”的规模化发展

对于运营商而言,纵轴的发展同既往的“单轴驱动”模式相同,均是聚焦“强连接”领域,实现管道服务的规模化发展。为此,运营商需要采取的策略包括:

面向上游的合作——芯片模组与终端。合作目标是促进厂商能够提供支持运营商物联网规模化发展的产品。具体而言,促进厂商能够提供更多类型的支持运营商网络的产品,并保持一定的产品更新节奏,同时能够提供符合最终用户需要的定制或通用终端。为达到相应目标,运营商在业务起步阶段一般通过补贴的方式激活市场,有的甚至直接投资生产,如生产物联网模组,以较低价格供应给终端厂商。而当此运营商已经形成较大的连接规模,上游企业对其有较强依赖性的时候,其一般通过制定标准,引导上游企业按标准生产,同时逐步减少补贴,使得合作进入良性通道。

自有的网络发展。发展目标是构建符合物联网连接差异化需求的网络,如广覆盖、大连接、低功耗等。为达到相应目标,一是在目前的2G3G4G网络基础上进行优化,为物联网络连接提供专网服务;二是建设NB-IoT等独立的面向物联网连接的专用标准网络;三是在进行未来5G网络规划、标准建设与试验时,将支持物联网络的连接纳入核心范畴,如网络切片化模式等。

自有的网络连接管理平台发展。发展目标是构建可视化的管理平台,能够支持客户物联网连接的批量化上线、修改,监控运营状态等。为达到相应目标,全球运营商纷纷上线连接管理平台,并且实现全球连接管理的功能,即能够支持物联网卡在其他运营商网络中漫游的实时管理,能够支持对其他运营商物联网卡的管理等。同时,连接管理平台亦可向数据平台扩展,作为横轴发展的基础。

面向下游的合作——系统集成。合作目标是促进系统集成服务商能够采用运营商的网络服务。为了达到相应目标,一是运营商自建系统集成服务,基于自有网络,引入合作服务,实现整体交付;二是与重点服务提供商形成深度合作,包括传统的战略合作,以及投资型合作;三是促进产业协同发展,为集成交付提供资源。

最终用户的合作。合作目标是快速扩大连接规模,使得产业协同走上良性轨道,并且为横轴发展奠定良好基础。为了达到相应目标,一是优先切入开卡量大、数据服务碎片化、由创新企业掌控的市场,如智能硬件、金融等,此类市场运营商无法深度切入,因此只需发展连接规模,并积累数据;二是优先切入客户IT水平低、需要合作运营且运营核心是数据采集与传输的市场,如公共服务等;三是结合横轴发展,逐步进入行业有规模但对解决方案要求较高的行业,如车联网、能源、物流等;四是以投资为抓手,投资对物联网连接有规模化要求的客户,作为规模发展的牵引器。

横轴发展——聚焦“弱连接”的创新发展

对于运营商而言,横轴的发展是以物联网数据为基础的创新发展,通过数据服务发掘物联网生态中存在的“弱连接”,并且予以高频化与稳定化,形成新的增长点,促进运营商从价值链谷底走出,分割更多的价值。为此,运营商需要采取的策略包括以下几方面。

打造应用使能平台。平台目标是在物联网数据的基础上,通过自建与开放的方式促进各类合作伙伴开发应用,构建面向垂直行业、细分类型企业的整体解决方案,使得潜在的“弱连接”得以发掘与强化,促进新业务、新商业模式的形成。为了达到相应目标,一是要完成数据布局,完善数据基础,以“通信类数据覆盖一应用类数据覆盖”为路径,并在数据合作与应用中不断弥补不足;二是通过合作实现数据版图填充,尤其是针对应用类数据,具体的举措包括从大数据交易平台购买,与其他机构通过交换的方式合作,参股重点数据集聚型公司,将提供标准数据作为获取补贴的条款等;三是构建包括功能层、服务层、展示层、应用层在内的平台,通过开放方式,不断实现平台应用填充。

发展综合解决方案。发展解决方案的目的是促进运营商在发掘与强化“弱连接”的过程中,不断寻找新的机遇,从当前的管道提供者向方案构建者,再向服务运营者转型。为了达到相应目标,需要从行业解决方案着手,通过归并整合,找到具有普适型的运营型领域,例如在为车联网提供解决方案服务中,整合数据,形成可运营的行业数据平台,为需要汽车数据的金融、研究等机构提供运营型服务。

纵轴与横轴的协同发展效应

纵轴与横轴不是各自孤立地发展,而是相互协同,共同促进物联网的发展。

首先,纵轴发展促进了物联网规模提升,奠定了产业持续发展的基础,同时也为横轴发展奠定了数据基础;与此相对应,横轴发展亦需要物联网络的连接保证,需要数据保证,这就反向促进了纵轴的规模化提升。

其次,历史上,各个产业的引爆一般存在二次引爆的现象,即分别在高频与低频需求中,完成第一、第二次引爆。前者一般是显性需求,直接满足,后者一般是隐性需求,需要引导。在物联网领域亦如此,基于“强连接”的纵轴率先构建规模,形成的数据促进了横轴的“弱连接”,不断被挖掘与强化,引爆各个细分市场(具体如图2所示),并且潜在的价值规模更加巨大。

2  纵轴与横轴协同驱动物联网产业的“二次引爆”

 

© 天津科技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22 - 23532904 联系邮箱:extend@tjst.net
津ICP备05001152号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广东快乐十分在线投注 时时彩河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足彩比分 北京pk10在线2期计划 老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新利棋牌 北京快乐8开奖记录 快乐扑克3广告语 七星彩开奖 澳州内陆急速赛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