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智慧城市建设中的顶层设计问题研究(二)

[《电子政务》2017年第10期], 东北大学文法学院 陈德权 王欢 温祖卿 发布于 2017/11/9


我国智慧城市建设存在着技术、制度和人文方面顶层设计不足的问题。研究认为,原因包括建设经验缺失、经济社会支撑不足、公民智慧素养不高、智慧专家建议失策以及部分地方政府官员追求政绩等;各级政府要秉持顶层设计理念,全面提升智慧城市在技术、制度和人文要素等方面的顶层设计水平,多措并举,督导落实,推动智慧城市有序健康发展。

可见,国外一些国家智慧城市的顶层设计理念比较清晰,技术和制度架构比较完备,加上这些国家具备较好的社会环境和人文素养,智慧城市的顶层设计落实也较好,抓得比较扎实,顶层设计的价值得到彰显。

四、我国智慧城市建设中的顶层设计问题

我国智慧城市建设比较早地抓住了“顶层设计”这个关键问题,相关部门在规划方案设计、标准制定、试点示范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大力推进了智慧城市建设进程。但我国在智慧城市建设顶层设计需要的技术、制度和人文方面,还有许多不足,造成顶层设计也存在着一定的“顶层不顶”和“设计缺陷”等痼疾。

(一)顶层设计未能避免城市同质化现象,城市缺乏特色与个性

近几年来,我国智慧城市建设规模和速度都有了非常快的发展。据中国调研报告网发布的《2016-2022年中国智慧城市建设行业市场深度调研及投资前景分析报告》显示,截至2014年底,我国智慧城市建设数量达到了386个,同比增长22%。目前,我国省级和副省级城市智慧城市建设比例达到100%,地级市建设智慧城市比例达到74%,县级城市建设智慧城市比例达到32%。暂不去讨论智慧城市功能如何,单从智慧城市整体设计、基本架构、主体业务和运行管理等方面看,顶层设计并未克服千城同面的“同质化”问题。特别是一些后发城市模仿和照搬已有智慧城市建设模式现象愈演愈烈。智慧城市应有的个性化风格和城市特色文化几乎都淹没在“智慧”的大一统语境中。

(二)市民在顶层设计前端参与缺位,末端“被智慧”现象普遍

市民是智慧城市建设的主要力量,也是智慧城市的受益者。一些城市行政管理部门很局限地把顶层设计中的“顶层”理解为当地政府的顶层,亦或是若干“顶级专家”。其实,广大市民才真正代表一个城市的顶级智慧。目前,完全可以运用多媒体、自媒体等多样化手段,调动市民参与,形成浓厚的互动讨论气氛,避免出现顶层设计前端市民边缘化、顶层设计后端市民买单者现象。据某项统计,许多城市市民被问及是否了解或期待智慧城市建设,很多人都是一脸茫然,还有就是无所谓的心态。 

(三)参与顶层设计的“顶级专家”存在着专业性不足和认知局限

我国智慧城市建设近几年逐渐成为潮流,究竟应该如何进行中国特色的智慧城市顶层设计,即便一些参与智慧城市顶层设计的专家,也毫无例外地存在着专业性不够、跨界指导和模糊判断的问题。从目前来看,我国智慧城市顶层设计专家中的一部分人偏重信息技术和城市规划方法的应用分析;另一部分则偏重从城市文化发展、人文需求以及制度设计方面构思。这两种倾向都有各自的缺陷,都可能给智慧城市顶层设计造成一些潜在隐患。

(四)顶层设计存在“短视现象”,许多概念如昙花一现

智慧城市的顶层设计相当于为未来城市发展描绘出宏观蓝图,战略性、系统性和长远性是其重要特征。我国当前智慧城市的顶层设计则普遍存在着“短视现象”和急功近利性,一些新颖可行的理念尚未被系统接受和转化为有效行为,就又急着另起炉灶,转换名词概念,学习更“新”的事务。比如,我国城市建设近几年经历了创新型城市、中心城市、海绵城市、智慧城市等等的概念更迭,导致城市设计方案层出不穷、相互叠加。顶层设计的短视行为必将造成诸多未来城市发展瓶颈,“被折腾”成为顶层设计难以逾越的现实障碍。

(五)顶层设计依然未能破除城市“信息孤岛”状况,智慧城市依然“呆笨”

智慧城市顶层设计的首要任务就是要实现城市信息共享和开放,让信息在城市里多跑腿、市民少跑腿,实现城市智慧联动、智能便捷。从当前实践看,我国城市信息孤岛问题不但未被有效破除,反而使得一些机构或部门更加“珍视”手中的信息权,更加“善用”信息博取利益。城市信息孤岛尽管并非通过智慧城市顶层设计这个“单一手术”就能治愈,但至少要能够初步实现城市智能目标,解决城市管理和服务中的呆笨现象。

(六)顶层设计方案存在安全漏洞,末端安全尚未引起充分重视

智慧城市建设依赖于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以及各种智能移动终端,信息内容安全和网络设施安全就成为智慧城市顶层设计必须优先考虑的重中之重。众所周知,智慧联网就如一个钱币的两面,一方面实现了信息资源智慧应用,另一方面也充满着风险和危机。特别是近年来暴露出的若干智慧城市安全事件,已经充分证明智慧城市在技术设施、制度设计和人文意识方面遍布弱点,一旦遭受攻击将很难防范。我国八部委在联合发布的《关于促进智慧城市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中,已强调要“强化信息安全、保障信息准确可靠”,因此,首先要从顶层设计着手保障信息安全。

五、我国智慧城市建设中顶层设计问题的错综原因分析

当前,智慧城市建设中顶层设计存在的诸多问题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任由问题存在,不去系统地解决。应该肯定的是,我国智慧城市建设一开始就运用顶层设计理论和方法,去指导和促进各地智慧城市发展,这较之20世纪90年代我国的电子政务建设,已经迈出了顶层设计的至关重要的一步。现在需要各级政府和相关专家学者在坚持智慧城市建设顶层设计前提下,科学分析造成这些顶层设计问题背后的错综复杂因素,为准确施策提供依据。

(一)智慧城市建设在世界各地方兴未艾,顶层设计经验模糊、真伪难辨

当今世界,若干发达国家或者地区相继明确了智慧城市战略(参见表1),并且在技术、制度和人文方面形成较为稳定可执行的顶层设计框架。

我国智慧城市建设从思路设计、技术架构到安全保障,并不落后于西方发达国家,甚至走在了部分国家的前列[16]。特别是2014年,我国出台了《关于促进智慧城市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可谓是我国智慧城市建设的顶层设计方案。但是,这些实践并不能提供清晰的顶层设计经验,因为这些尚在路上的顶层设计内容,能否经受住时间的检验,以及不同国家和制度下不同城市社会条件的检验,都需要观察。我国城市规模、数量都超过大多数国家,我国特定的城市文化环境、城市发展条件也不是一般国外城市所能够比拟,因而在智慧城市建设顶层设计方面,也必然存在着较大的技术、制度和人文方面的差异。一方面,国外的经验需要辨别、鉴定;另一方面,我国自身实践又有诸多限制,由此造成了我国智慧城市的顶层设计经验只能慢慢在实践中摸索,基于理性选择的结果,也只能是“摸着石头过河”,一切都在路上。

(二)经济社会支撑力度差异大,忽略智慧公民行动计划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地区间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的差异,决定了各个城市在进行智慧城市顶层设计和实施过程中,获得的有效经济社会支撑力度、深度的差异。同时,大量的数据也表明,经济较为发达的地区,社会整体发展水平、公民素质、企业发展状况、社会组织发展程度等也都较为突出,特别是不同的社会主体参与到智慧城市顶层设计中的愿景和能力比较强烈。相反,在经济欠发达地区,其经济发展水平可能为智慧城市建设提供的财政或者资金支持比较有限,在城市硬件投入和软件购买方面就会比较少。另一方面,在我国智慧城市建设顶层设计中,一个重大缺陷是忽略了智慧城市建设和享用主体的“智慧公民”培育。众所周知,智慧城市最终服务目标是广大市民,智慧城市顶层设计就应该汇集公民智慧、反映公民需求、让公民有能力和机遇享受智慧城市建设成果。但有资料表明,我国城市市民距离“智慧市民”要求尚有很大差距,我国还存在严重的数字鸿沟问题,如果单纯地在城市当中建设起一批光缆、软硬件和服务终端组成的技术设施,而没有广大市民顺心应手的应用,则智慧城市顶层设计存在极大的主体缺憾。

© 天津科技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22 - 23532904 联系邮箱:extend@tjst.net
津ICP备05001152号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我爱足球 白小姐急旋风 幸运飞艇开奖视频直播 七乐彩 足彩胜负14场预测
超音波捕鱼机 幸运飞艇 捕鱼达人3破解版 足球过人 排列五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