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油气勘探陷入历史低谷

[《中国石化》2017年第6期], 梁慧 发布于 2017/9/27


2015年全球除北美以外地区共获得120亿桶油当量的常规油气发现,这是自1952年以来的历史最低水平。其中,常规石油发现仅为28亿桶,是二战以来的最低水平。

2015年全球除北美以外地区共获得120亿桶油当量的常规油气发现,这是自1952年以来的历史最低水平。其中,常规石油发现仅为28亿桶,是二战以来的最低水平。

2014年下半年油价大跌以来,全球油气勘探开发资本支出大幅降低,其中的勘探支出与油价高位时相比,削减幅度达50%以上。全球钻井数量同向减少,常规油气新发现储量逐年降低,2015年创下1952年以来的新低。预计2017年油价仍不容乐观,勘探作业将继续保持低迷,但2017年以后油气公司进一步大幅压缩上游勘探开发活动的余地不大。

全球上游油气勘探支出和勘探成果同创新低

2014年开始急落的油价目前一直在50美元/桶附近徘徊,这种低油价环境使油气公司普遍降低了油气勘探开发投资,导致全球范围内已有一大批油气勘探开发项目被终止或延期。据国际能源署统计,近两年全球油气勘探开发支出减少超过40%。这必将进一步影响油气公司未来油气发现储量,因此,从持续发展的角度考虑,2017年以后油气公司进一步压缩上游勘探开发活动的余地有限。

IHS最新数据显示,2015年全球除北美以外地区共获得120亿桶油当量的常规油气发现,这是自1952年以来的历史最低水平。其中,常规石油发现仅为28亿桶,是二战以来的最低水平,约占当年新发现油气总量的23%;常规天然气发现超过90亿桶油当量,连续第五年高于石油发现量。另据BP统计,2015年全球油气消费量为571亿桶油当量,其中石油消费量为350亿桶。新发现石油储量不到石油消费量的10%,石油行业可持续发展面临严峻问题。

全球油气勘探活动活跃度降低

高油价时期的新勘探区主要分布在超深水海域、自然条件复杂的海域、开发困难的北极圈,以及超高压的超深地层。随着原有勘探区开发程度越来越高,勘探成功率不断下降,再加上钻井环境的复杂化,单口钻井耗费的时间和费用在逐渐增多。油井从勘探到投产最快也要45年,最长要15年以上。

在低油价且行业前途不明朗的情况下,油气公司的勘探活动转向短期就能实现收益的项目,开发投资也同样转向这样的项目,全球勘探活动活跃度降低。据贝克休斯公司统计,20147月北美以外的全球平均动用钻机1382台,20167月减少了32%,降至938台。中东地区外的其他地区动用钻机数降幅较大,其中中南美地区20167月与20147月相比大幅减少54%,陆上与海上勘探项目降幅均明显。超深水勘探项目多的非洲海域的钻井量减少了74%,并且还有减少趋向,而其他海域地区却有保持平稳的趋势。陆上钻井最活跃期出现在油价开始下降后的1个月左右的时间,即20147月,海上钻井高峰期却出现在油价开始下降的4个月后,即201411月。其中的主要原因是海上钻井计划的调整要比陆上钻井计划的调整花费的时间长。

油气公司普遍削减勘探支出

油气勘探支出占公司总投资的比例,通常因公司的油气勘探开发投资战略而异。在油价高位的2013年,大型油气公司的油气勘探支出一般在公司总投资的占比约为10%15%,中等规模的油气公司一般为10%,重视油气勘探业务的公司要达50%以上。

在当今的市场环境下,油气公司普遍进行了油气勘探成本、开发成本和生产成本的削减。在油气勘探支出方面,油气公司全面修改油气勘探计划,中止和暂停了在偏远地区的勘探项目,集中在生产运输等基础设施较为完善地区周边进行勘探,并积极在有新油气发现的地区推进评价等作业。不仅如此,他们还根据以后的开发和生产条件来选择勘探项目,重视竞争对手少、规模小和短期内就能进入开发阶段的项目,以及陆上、常规、合同条件好和政治经济稳定地区的勘探项目。

勘探开发专业公司的发展呈现分化。在油价高企的20062013年,主要通过勘探活动增加企业价值的石油勘探开发专业公司,在当今的低油价时期,呈现两种不同的发展状况。

一种情况是部分勘探开发专业公司获得勘探成功,刚进入投产阶段,现金流状况良好,仍能够继续独立经营,如Tullow Oil公司和Kosmos Energy公司。Tullow Oil公司在加纳的Ten油田已投产,该公司勘探支出在勘探开发总支出的占比,在高油价时期要达到一半以上,而在2016年占比削减到10%,仅为2013年的1/8Kosmos Energy公司在塞内加尔发现了新气田,业务还在不断扩展。

另一种情况是,部分勘探开发专业公司销售收入出现负值、无力再筹集资金,接近破产,或被资金雄厚的公司收购,或被迫采取“瘦身健体”的资产剥离措施。如2015年美国Samson资源公司,美国休斯敦的萨拉托加资源公司和Sabine油气公司,为解决现金流紧张和债务水平畸高的问题,均申请了破产保护;加拿大传统石油公司2014年被卡塔尔投资基金Al Mirqab Capital SPC旗下子公司以15.5亿美元收购;英国Afren公司因债务重组失败在2015年被退市;加拿大African Oil公司,被世界银行和Helios投资公司收购,获得资金在伦敦和斯德哥尔摩上市。

此外,为应对业绩下滑、现金流紧张的状况,部分勘探开发专业公司为了持续发展,不得不调整投资战略,积极剥离非核心战略地域的资产,使投资区趋于集中,同时削减了勘探支出。如SantosOccidentalApache和康菲公司一边调整投资区,一边减少勘探活动。

欧美跨国石油公司从2015年中期开始大幅削减油气勘探支出,减少勘探活动。2015年与实际油气勘探支出2013年的最高峰相比削减了20%33%BP例外),同期开发支出削减了026%。根据2016年各跨国石油公司的发展规划,勘探开发支出较2015年下降16%,其中勘探支出较2015年下降40%

埃克森美孚公司2015年的上游资本和勘探支出削减了22%,减至254.07亿美元,其中勘探支出削减27%,减至26.8亿美元。2016年和2017年底前仍会继续减少支出。但公司仍活跃在勘探的最前线,特别是自2015以来,一直积极在圭亚那、罗马尼亚、坦桑尼亚和越南偏远深水区进行勘探和评价钻井,并在安哥拉、尼日利亚、欧洲(陆上和北海北部)、澳大利亚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等国的已有基础设施的生产项目周边进行勘探作业。该公司还明确了今后将通过收购和投标获得加拿大东部海域、爱尔兰、莫桑比克和乌拉圭的勘探权益。埃克森美孚公司是跨国石油公司中资产剥离最少的公司,更注重投资的灵活性,拒绝提供一个明确的资产出售目标。自2013年以来,该公司只出售了100亿美元的资产。201612月埃克森美孚放弃了伊拉克库尔德地区的3个勘探区块。

BP公司的油气勘探支出,2015年与2013年的最高峰相比削减了60%,延期了所有的偏远地区的勘探项目,转而专注于接近开发阶段的勘探项目的作业。为最大限度地降低成本,2016年延续了较低的勘探支出水平,勘探业务主要集中于墨西哥湾、安哥拉、阿塞拜疆、俄罗斯(同Rosneft合作)、埃及(地中海)和澳大利亚等已有开发的海域项目。该公司2016年剥离30亿~50亿美元资产,其中包括放弃了澳大利亚湾油气勘探项目。

壳牌公司2013年包含BG在内的勘探支出为70亿美元,20142015年为50亿~55亿美元,2016年大幅削减至25亿美元,同2013年相比减少了65%,预计2017年后将保持现有水平。壳牌公司20153月退出位于南非卡鲁盆地的页岩勘探项目;虽然201578月才在阿拉斯加北极圈楚科奇海勘探作业,但在9月就提前终止作业。壳牌以520亿美元并购BG公司后,提出在20162018年出售300亿美元的非核心油气资产,以及在全球范围内的部分炼化和汽油销售项目,并将其投资组合聚焦在深水石油开采(特别是巴西深海的部分油气资产)和迅速扩大液化天然气业务上。

2015年雪佛龙的上游支出为311.17亿美元,比2014年减少16%,但其中勘探支出为33.4亿美元,比2014年增加68%,重点投资正在进行的、高回报和投资周期短的勘探项目。预计2016年上游支出为240亿美元,降幅为23%,勘探投资重点为国际油气勘探项目及现有重点在建油气勘探项目等。2017年上游和勘探支出为173亿美元,其中勘探支出为10亿美元。

道达尔公司20151月表示,计划将2015年的全年资本支出在2014260亿美元的基础上削减10%,其中勘探支出从2014年的26亿美元降至2015年的18.72亿美元。公司在2015年减少了对部分挪威北海成熟油田和美国页岩油气勘探开发项目的投资,退出丹麦哥本哈根以北的页岩区块。在2015年秋季继续推出的4个重点战略中,虽然勘探战略占有一席,但在2016年投资预算仅约15亿美元。

全球勘探发展新动向

油气勘探支出将进一步下降。面对长达30个月的低迷油价,包括埃克森美孚和壳牌公司在内的跨国石油公司在最近几年都大幅削减支出预算,而勘探领域首当其冲。伍德麦肯兹公司研究预测,2017年全球勘探投资将略微降低,保持在350亿~400亿美元,而2016年全球勘探投资400亿美元,比投资额最高的2014年下降60%以上,还存在着进一步下降的可能。从勘探投资的占比情况来看,未来油气勘探支出的削减程度大于其他油气上游支出,2017年全球油气勘探支出在油气生产投资中的占比将降至新低8%。伍德麦肯兹预测,布伦特油价从2019年开始将大幅增长,2019年平均可达77美元/桶。如果发生这种情况,那么勘探支出将在一两年后恢复增长。2018年全球石油勘探支出将增至400亿~450亿美元,如果油价回暖状况确实得以持续,2019年还将进一步增长。

深水勘探仍将保持活跃。近几年,随着陆地可供勘探的区域越来越少,加上海上勘探成本不断下降,效益不断升高,深水勘探越来越受到青睐。伍德麦肯兹统计显示,有很多深水区带的盈亏油价点为50美元/桶,一些深水区的单井成本将下降到3000万美元或更低。从实际勘探效果来看,近几年较大的油气发现大部分位于深水区域。其中较大的深水石油发现包括中南美圭亚那超深水(埃克森美孚)、墨西哥湾深水(美国侧为壳牌公司,墨西哥领海侧为PEMEX),较大的深水天然气发现包括地中海东部的埃及深水海域(埃尼和BP公司)、黑海(Lukoil和埃克森美孚公司)、西非塞内加尔和毛里坦尼亚海域(KosmosCairn公司)、加拿大东海岸(挪威国油)和缅甸的深水区(Daewoo)等。并且,最近美国墨西哥湾(BPMad Dog II)、圭亚那(埃克森美孚的Liza)、埃及(埃尼的Zohr)和塞内加尔(Cairn公司的SNE)的深海资源商业化进展都超过了预期,这将进一步吸引资金参与深水油气勘探。未来,在发现周围地区附近追加勘探作业和新加入的勘探公司将会增多。从勘探活动来看,过去十年深水区的勘探评价井的比例在平缓上升,已经由15%到近20%,这种趋势不可能在2017年逆转。此外,北非、东欧和拉丁美洲等油气供应不足地区的基础设施良好区域附近的勘探也将增多。但是油气供应过剩地区、北极海域等高成本的偏远地区和极端的高温高压地区的勘探项目将会被回避掉。

勘探成本将进一步下降,探井成功率将有所回升。随着油公司勘探预算的缩减,钻井作业已转向更容易钻的井。后勤保障条件差、数据资料获取难度大及复杂的高风险钻井不会被列入钻井规划中。井设计也倾向于以水平井为主、少取心和少打分支井方向发展。为此,井的平均钻探时间已缩短三周多。同时地球物理勘探费用支出也在减少。在油价低迷之前,地震勘探费用支出占上游费用支出预算的2%3%。目前这一比例降至不足1%2017年回升的可能性不大,主要是因为油气公司越来越倾向于购买所需地震数据和数据共享。伍德麦肯兹预测,2017年单井勘探成本将比历史最高的2014年减少一半。据该公司长期跟踪的40家石油公司的数据,2014年每口勘探井包括钻井、地震和管理费用在内的作业费用为8600万美元,在2015年下降了24%,降至6500万美元,预计2017年可进一步降至4000万美元。因此,在勘探预算缩减的2017年,钻井量并不会减少,有望与2016年持平。勘探成功率将有所回升。在过去的十年中,勘探成功率持续下降,平均勘探成功率从40%下降到大约30%。自2015年,这种状况有一定改观,2016年探井成功率有所上升,预计2017年达到30%35%

勘探作业的盈利能力将增强。据美国能源署统计,全球102家勘探开发石油公司2016年三季度上游盈利48亿美元。尽管该数字相对于20112014年的盈利低得多,但表明这些公司已从20152016年上半年的亏损中恢复。过去两年,低油价导致资产减值,许多公司出现亏损。但自2016年二季度以来,油价恢复至4050美元/桶水平,再加上2015-2016年资产减值较大,使上游油气生产公司的收益增多。业务主要集中在美国陆上的公司(减值损失多于其他公司)的收益也有增加,其中超过一半的公司在2016年三季度有正收益,在2016年一季度这类公司只有9%盈利。2017年,虽然全球油气勘探支出将进一步下降,但由于勘探成本的大幅降低,也意味着勘探作业的盈利能力将增强,2017年勘探业有实现两位数增长的机会。

© 天津科技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22 - 23532904 联系邮箱:extend@tjst.net
津ICP备05001152号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